也许钱多多就是面对老丈人的经验太丰富了吧,哪怕当初赵晓雅是母亲来给予钱多多第一次长辈的指引。

那时面对赵阿姨还只能全线溃败的言听计从,现在居然开始一点点的有来有往了。

所以一个成熟的男人,还真是前任培养出来的成果。

孟桃夭是这么评价自己男朋友的。

现在她理解成自己这颗桃子捡了个落地桃子。

落地桃子则觉得从陆大叔那里解脱出来,就感到一身轻松。

现在孟桃夭也过了父亲那关,两人终于能把所有精力投入到工作中。

特别这是孟桃夭最后一个学期的工作,当她的同学们都在忙着找工作,到处面试,忐忑未来道路的时候,她已经开始全力以赴的担当起这个公司总裁的身份来。

董事长跑去当保镖玩儿了,创始人还卸不掉身上的重担,所以现在只能她一肩挑。

首先就是驭房天下整个办公区不够用了。

春节前整个公司员工已经扩充到了三十来人,春节大年前后一直都车水马龙的不停的接待新客户跟各个岗位的新员工应聘,本来就只适合十来个人的几间集装箱构成小办公区拥挤得要命。

反过来说这种旺盛的业绩跟人员扩充,也给了双方都很强的信心,这么兴旺的公司,很值得信赖跟随。

孟桃夭到外面去工作感受了两个月,确实也有帮助,起码就像钱多多经营餐厅一样,心里有谱,知道人家成熟的大公司在运营模式跟架构上是怎么回事,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整个工作也就分为三大部分,房车采购补充,营地建设维护,使用权销售业务。

其中建设维护节后迅速填充了近二十名员工,销售部门也水涨船高的扩编到了四五十人,可不是只能留在公司守株待兔,相当部分开始投入到各地旅游景点勘察营地选址的工作中,这是孟桃夭和钱多多在家讨论很久的关键点,营地选址建立勘察应该是业务部门的事情,而不是由建设部门来负责,这样才能跟销售部门的业绩挂钩,选到好的营地位置,才能带来更多更好的业务。

大量回款的资金,也给了全公司上下底气,员工们非常踊跃,哪怕孟桃夭把各种出差补助、加班补贴都压缩得挺少,建设和销售部门还是踊跃出差。

因为大家都明白只有抓紧时间出业绩,才有提成,之前的边山县营地、香格里拉营地还有蛤蟆嘴营地,这些挂着车舍的第一轮营地都是老板们自己搞出来的,后面如果有新的营地开发销售,一个营地就能产生几十万的使用产权销售,更别提以后的单次销售提成,那个细水长流可是很不得了啊。

那位汤云裳怀疑有着传销经验的黄定南,设计了一套有点复杂的提成激励机制,保证销售人员如果能开发出优秀景点的营地来,以后源源不断的都有提成,哪怕一晚开房记录只有十元左右,但如果真有很多营地位从自己手里建立销售起来,每个月光坐享提成都美滋滋啊。

方案上注明是永久提成权,可以传给下一代的!

是不是又隐约有点像某种直销模式里面的口吻?

从公司的角度说起来有点匪夷所思,可却是能够极大的激发员工主观能动性啊,疯狂的抢业务抢地盘!

这好像吊在牲口前面的胡萝卜,蓉都江州两省之内的着名景点立刻就被这些销售人员各显神通的扑上去。

首先是公司限定这两年都先在这两省集中发展,力求把车舍营地密集铺满,这才能让游客、用户形成到处都能联网找到营地的方便感觉。

所以预定的这两个省起码要达到不低于一百家营地的密度,这就是上千辆房车的规模。

越好的景点越可能产生业绩。

其次孟桃夭还定下个六月期限,就在今年六月,她会带领部分员工前往平京参加国际房车展览会,那才是整个国内房车行业的风向标,驭房天下会带着已经初具规模的营地网络,跟完整的公司架构去展现在全国同行面前,下一步就是要开始全国性的考察论证,在座的所有员工,也许今天还是苦哈哈的某个县市业务员,但是公司凭空升级到全国市场,说不定就是某省大区经理之类。

这就是初创公司迅猛发展带来的可能一步登天,所有老员工很容易水涨船高的获得中层以上职务。

就因为进入了这家很有潜力的公司,所有肥缺都虚位以待的新公式。

所以这几个月谁还会在乎出差补助或者奖金,甚至连工资都不在乎,抢着干出业绩,争取在站上全国舞台的时候能够跟随公司占据领先状态。

业绩一方面代表着源源不断的收入,一方面是未来的晋升敲门砖,再苦再累也要拼过这几个月啊。

整个公司都好像打满了鸡血一样,在拼命冲锋。

二十出头的孟桃夭居然把这远景规划和短期目标,相得益彰的放在所有员工面前,现在几乎所有员工年龄都比她还大,却到哪里都是尊称一声孟总。

殊不知孟桃夭开学后还得每天抽出点时间去上课!

袁媛把那辆辉腾开出来,在门口接上孟桃夭回学校准备报到。

汤云裳走了,钱多多准备把这辆车也送回去,陆大叔却说留在这边,不是说了给总经理使用么,这么大规模的公司也需要这种车来撑面子,必要的话还能再借几部车给这边公司,配给高级主管使用,这也是笼络管理人员的好办法,反正豆豆那里的豪车多,二手也卖不出价格,用来创造这种效益才是价值。

说起来也真是合适。

孟桃夭现在都学着像个老板似的坐在后排,给两位主管挥挥手,袁媛平稳的把车辆驶出他们视线,很有派头。

新客户跟新员工看见这种场面都会仰慕,特别是有不认得辉腾的土鳖,更是会被科普各种低调段子。

这么漂亮好看,又年轻的女老板,甚至有人猜测她是不是什么大佬的小老婆了。

其实这边一出了酒店用品城,孟桃夭瞬间变活泼的从后排翻到前面,蹬了高跟鞋长出口气:“卧槽,累死老子了,你还有多久回赛道上?”

袁媛瞟眼她水润饱满的唇瓣:“卧槽,嫌我多余,想叫我赶紧走了留给你和多多二人世界?”

孟桃夭使劲翻个白眼:“我什么时候嫌过你,我还想跟你凑下,好像他月底要去平京开会,如果你有时间就一起陪着照顾他下,你也挺开心又不会做什么错事吧?”

袁媛脸上没忍住笑,惊喜加疑惑:“那当然……为什么?”

孟桃夭耸耸肩:“今年你也该满二十了,我当然很希望你能找到个好男生陪着,但这事儿无论作为姐妹还是嫂子都不会特别催促你,这种事情该来的人迟早会来,而且你年龄大点更有分辨力的时候还更合适,所以不催你,但充分相信你跟多多之间只是兄妹间的亲人感情,对吧?”

袁媛鄙视她:“话都被你说死了,我还能干嘛,再说多多哥那脾性,以前跟周师姐一块儿都老老实实的,更何况你现在多能拴着他,指东不敢往西的,就当借我玩几天,又不会玩坏。”

孟桃夭诡笑:“既然你都提到了周师姐,那去了平京稍微注意点接触,特别是神通广大的汤汤,多多我是相信他的,可万一遇见汤汤对他用强呢,就靠你监督了。”

袁媛拖长声音:“噫!我就说怎么突然便宜我,原来打的这个主意,你还不如干脆陪着他一起去平京呢。”

孟桃夭摊手:“这么忙……我能走得开当然去了,但是估计六月前我就别想离开公司,还得搬公司呢,这边规模还是小了,头疼,是再拿个厂房还是外租大办公区呢。”

袁媛哼哼:“我可听说那位李少爷要把房车厂搬到我们园区来,我跟多多哥走了,你不会红杏出墙吧。”

孟桃夭表情立刻严肃:“袁媛,不能开这种玩笑!”

司机吓一跳:“干嘛干嘛?那你还开我跟多多哥的玩笑。”

孟桃夭也觉得自己反应过度,连忙摸摸袁媛的手:“我有点敏感,不好意思,你……知道我妈生穗穗的事情,哪怕多多跟我之间互相信任,可既然我跟他之间是认真对待这份感情,有些事情处理不好那就会成为心里的疙瘩,我不希望跟他之间有任何疙瘩,所以也包括他出去可能遇见汤汤这些事情,我都得预防不要出问题。”

袁媛啧啧:“你这……也太紧张他……”

孟桃夭摇头:“不是紧张他,而是认真对待,全力以赴的经营这段目前看起来很美好的感情,你懂吗?谁都知道美好的感情很让人舒服,每个人都想得到,可很少有人能意识到,任何美好的东西都得要经营,我脸蛋好看,是我细心打理维护的结果,每个表情都得学会经营控制,我的爱情美丽,同样得认真经营,防范每个可能不可能。”

十九岁的司机只好叹为观止。

这时候孟桃夭的手机响起来,无论是餐厅经理时期,还是现在的营地公司老总阶段,她都会接到很多陌生电话,习以为常的接通:“你好,请问找哪位?”

那边是个很意想不到的名字:“我是汤云裳的母亲汤阿姨,还记得吗,我们见过的……”

孟桃夭不由自主的把背都挺直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